护林员每月有600元工资

2021-05-01 12:15

把捧在手中的鸡亲了一口,济南市历城区彩石镇塔窝村肉鸡鸡农李月菊面对记者的采访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人家外地的鸡农都吃全鸡宴,我也不知道怎么证明我们的鸡没事儿,就亲一下吧。”此前与记者的交谈中,李月菊眉心一直紧锁,她说,自己进入养鸡行业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次“危机”,唯独这次最让她揪心,“离着这么远,咋还这么大影响?”这次新型禽流感爆发之初,彩石镇蛋鸡鸡农张秀花,恰好在上海旅游,儿子给她打来电话报信儿,她却挺淡然:“之前几次影响没几天就过去了”。可是这一次,她旅游回到家,危机不仅没有消除,情况反而愈发不乐观。她努力回想前几年禽流感时的情景,却找不出答案。鸡农们说,坚持是他们目前的唯一选择。

这份报告指出,“随着事件的发展,南方多地已出现了关闭活禽交易市场,暂停活禽交易的情况,北方市场鸡肉产品消费也大量下跌,屠宰场收购意愿极弱,部分小场已停止收购,养殖户不得不低价贱卖导致亏损严重。商品代肉雏鸡价格大幅下跌,孵化场鸡苗半卖半送,部分地区鸡苗无人采购,后市应持续关注事态发展。”

雏鸡买回家喂养,大约120天后才开始下蛋,在第150天左右的时候迎来产蛋高峰,这种高峰期能持续一年多。一年多之后,因所产蛋的质量、数量开始大幅下降,蛋鸡就到了要淘汰的阶段,称作“淘汰鸡”。“淘汰鸡虽然产蛋不行了,但并不妨碍做肉食。把鸡舍里的淘汰鸡卖出去,腾空蛋笼后,孵化笼里那些很快就要进入产蛋期的蛋鸡才有地方产蛋,可禽流感一来,都找不到一个收淘汰鸡的。”张秀花到彩石大集一趟,找到一位之前总来自家收购淘汰鸡的商贩,一打听,却被告知现在市场上活鸡卖不出去,不管贵贱,都不能再收了。

沿街边几个大铁笼,里边分别装着不同种类的鸡,淘汰蛋鸡最多,却见不到肉食鸡。这种情况是比较特殊的,“肉鸡不敢收了,卖不出去”,王先生说,按说淘汰蛋鸡的年龄大,不好卖,现在倒成了一种优点,“这种鸡相对掉斤两数少,卖不出去时,对我们来说损失就小一点”。

等到这批鸡卖出去,王有忠两口子也不打算继续干了,“要是禽流感的持续时间长了,就只有改行去打工了。”

一位顾客刚在鸡笼前站定,赵琴便急切地开口,“蛋鸡六块五一斤,要的话,给你优惠,给六块钱就行!”而半个月前,淘汰蛋鸡每斤最少也得卖到七元。“连着十来天没开张,俺干这些年了,还是头一回遇到。之前每天最少也得卖出30只鸡,要赶上有人家办宴席,一天卖50只也很正常,可现在……”王有忠一脸的无奈。

在塔窝村,听着新闻里播报禽流感,张兴福也感到病毒所带来的影响已经渗透到了自己身边,但他很坚信,到现在,村里养的鸡,没问题。“我们养的鸡很健康啊,我们整天吃啥事儿也没有。”“天天和鸡在一起,和禽流感根本不着边儿,现在只是跟着受牵连,等这阵风过去,行情肯定会好起来的。”李月菊这样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张兴福是塔窝村里的护林员,同时又养了四千多只肉鸡。“每年11月到第二年5月是防火期,护林员每月有600元工资,其他几个月工资减半。”为了致富,张兴福也走上了养鸡路。“买鸡苗、烧炭、饲料……一只肉鸡的生长周期在50天到60天之间,按养3000只鸡算,光成本投入就得小4万,如果行情正常,等出笼的时候能挣1万元左右,如果出笼时的价钱为每斤4.2元,则仅够保本,低于这个价,就开始赔钱。”为了实现最优收入支出比,张兴福拿出计算器,一笔笔地计算:饲料已经涨到每斤一块八,每只鸡要吃约6斤饲料……可禽流感一来,计算的结果就两字:赔钱。

鸡舍门口守着一只大狗,一看见有陌生人就不停地吠,直到主人从鸡舍里走出来。李月菊说,“养狗就是怕外人不打招呼直接进鸡舍,那样会带进污染来。”李月菊的鸡舍里现在还有3000只肉鸡,再有不到20天,就到出笼的时间了,可眼下的情形,却让她发愁。“听说前天村东头老王家的鸡出笼了,每斤按三块二卖的,这可亏惨了。”“二月末,天还冷的时候,买回3000只鸡苗,一只要一块两毛五,夜里每隔两小时起来一趟给火炉里加碳,保证温度在37度左右,生怕小鸡冻着;定时定点按程序给鸡舍消毒、给鸡防疫,好不容易熬到快出笼了,突然几千里远的南方出现了禽流感,这儿就跟着受影响了。”李月菊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焦虑。

张兴福说,幸运的是,自己之前一拨鸡已经卖掉;纠结的是,不知是否再要引进新的鸡苗。

山东省畜产品市场行情分析(14周)报告中还提到:(4月1日- 4月7日)我省鸡蛋价格虽然整体均价微幅上涨,但随着清明节节日效应的消除,蛋价恐将进入下行区间,加之近期受h7n9流感影响,南方多个省市鸡蛋消费遇冷,或因此拉低北方鸡蛋价格。

距塔窝村几里地的西彩石村,也有部分养鸡户:与塔窝的肉鸡养殖不同的是,这里所养殖的全是蛋鸡。作为老养殖户,张秀花养蛋鸡已经有十多年了,4月12日她对记者表示,蛋价下跌要来了。张秀花判断的原因有二:淘汰鸡没人要了,收蛋价格也大幅下降了。

淘汰鸡价格起起落落,从6元一斤到3元一斤,张秀花都经历过,可这次不管贵贱,连收的人都没有,却从未遇过。张秀花说,自己经历过前几年的禽流感风波,那时候影响很快就过去了,但是这次影响不知何时才能退去。

透过窗户瞅瞅,天色稍有些鱼肚白,李月菊一骨碌翻身起床,麻利穿好衣服,脸都没洗,就一头扎进了鸡舍。从早上5点钟开始,一直忙碌到下午5点钟给鸡喂完最后一顿食,一天中她都很少有空闲时间去邻居家串门儿。“火炉里用不用加炭?鸡舍里温度达不达标?有没有生病的鸡?……”李月菊嘴里念叨着,每天夜里还要起来好几回,随时查看鸡舍里的情况。

李月菊养鸡也有六七年了,没怎么上过学的她,凭着经验总结了一条“规律”:只要鸡一上了电视,这养鸡户一准儿得赔钱。“可不是嘛,零三年非典,还有零五年、零八年这几回,每次只要电视新闻里一提到鸡,俺村里的养鸡户肯定跟着赔钱,几次折腾下来,村里的养鸡户从最初的60多户都减到30来户了,到现在,一看新闻,最怕看到鸡。”

张秀花脑海中又浮现出养鸡的种种,“雏鸡刚来的一周左右,为了保证将来蛋鸡不把蛋啄破,需要用烙铁将雏鸡喙部尖端剪去,有的雏鸡疼,不吃东西,看着可着急了。”

d干了十年的收鸡人想改行彩石镇上,就有一户张秀花所说的收鸡户。王有忠带着妻子赵琴在大集上开起了“夫妻档”,专卖活鸡。活鸡主要是从养鸡户那里收购来的淘汰鸡。两口子干这行,快十年了。

在塔窝村村口山头的北坡上,像李月菊这样的养鸡户还有十几家,养的全是肉鸡,每户的养殖规模都在4000只以上。

根据山东省畜产品市场行情分析(14周)报告,第14周(4月1日- 4月7日),据对全省25个集贸市场价格定点监测,本周我省活鸡平均价格为9.25元/公斤,同比下降7.34%,环比下降2.87%。

张秀花又从集市上问了一下鸡蛋收购的价格,已经从原来的180元一盒(45斤)降到了140元一盒,张秀花急得直挠头,“以前价格波动最高也就是10元,这次跌的太厉害了。”

“你有孩子吗?养雏鸡和照顾小孩一样。”张秀花有点悲伤,孩子小的时候晚上需要经常起来照顾,小鸡也一样,“如果深夜炉子灭掉,雏鸡就会抱团,早晨起来雏鸡都成堆的聚着,最下面的部分雏鸡就会被生生压死。

守在鸡舍门口,张秀花和儿子合计一番,决定还是得坚持下去。“肯定是要继续坚持,赔着也得干!”张秀花考虑的是,“如果因为这波禽流感而不干了,等风头一过去,再想重新恢复可就难了。养鸡这行就是好两年,歹两年,像坐过山车一样,能从最高处一下子冲到最低处,也能从最低处马上冲向最高处。”张秀花有坚持的理由。李月菊看到外地有肉鸡鸡农吃全鸡宴证明鸡的安全,自己就从鸡笼捧出一只鸡,亲吻一口,“我也不知道怎么证明,你看我和这鸡这么亲密,没事儿的。”李月菊告诉记者,自己经历过白羽鸡事件,那时候也挺过去了,所以希望不能丢。